• <center id="ewyu2"><optgroup id="ewyu2"></optgroup></center>
  • <samp id="ewyu2"><label id="ewyu2"></label></samp>
    石家莊日加亮相CIBF2018 優質粉體設備促進鋰電發展
    發布時間:2018-05-24 23:46:00
    關鍵詞:CIBF2018

     151.jpg

    圖為石家莊日加粉體設備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任朝輝接受電池中國網專訪


      2018年5月22日-24日,CIBF2018在深圳拉開帷幕。作為全球規模最大的電池行業展會,本屆展會吸引了上千家材料、電池、設備以及相關行業企業參展,并將在為期3天的時間里,向全球展示出電池行業這一新能源行業的新活力。電池中國網作為此次展會主辦方指定的唯一官方媒體中心,在展會現場搭設采訪間,組織多位資深編輯對本屆展會盛況進行全方位、多角度深入采訪、集中同步報道。


      展會期間,石家莊日加粉體設備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任朝輝在展會新聞中心接受了電池中國網的獨家專訪,就企業參展情況、行業熱點問題等發表了自己的觀點。


      以下為專訪實錄:


      記者:首先請您介紹一下咱們的產品。


      任朝輝:我們的核心產品是從日本引進的技術,我們實現了日本技術在中國制造,核心的產品是負極材料的球形化整形。球形化以后提高它的真實密度。還有一個就是正極材料的粉碎分級和混合造粒,粉碎到微米級。


      記者:相當于您是做正負極材料然后給它做一些攙雜、包覆,改性。


      任朝輝:先粉碎,粉碎以后有粗粉和細分,然后用我們的機器把粗細粉分開,剩下均勻的粒度再進行改性,有的是做球形化,有的是做包覆,有的是做混合造粒。把它造成粒,主要的目的還是提高它的正負極材料的真實密度,最終提高電池的續航里程,是這么一個過程,這是我們核心的產品,主要還做電池正負極材料。正極材料,比如說三元材料,負極材料比如說石墨、碳化,正負極材料的整個生產線我們也做,我們有我們核心的設備,其他的設備配其他廠家的,整線我們可以設計。


      記者:您這邊把日本的技術引進過來自己可以造設備,也可以給廠家做整線的輸出。


      任朝輝:對,做整線的設計和方案,并且做其中一部分的核心設備,其他的設備比如說配料、稱量、混料和輸送這些咱們國內都有,已經有很多成型的技術和廠家了,我們就是把人家的拿來配到我們生產線。


      記者:既然您是做材料這塊的,問您材料方面的問題,現在這塊也比較熱,現在大家對電池的要求越來越高了,國家對它的技術門檻也提高了,包括可能未來一些硅碳的材料、三元材料,但是現在可能材料的這種制備工藝制備設備在國內大部分的企業來說還不是特別成熟。


      任朝輝:不成熟,現在都在探討,批量生產的基本上沒有,811的有一些,但是量產的話很小,硅碳負極基本上沒有。


      記者:您對這個產業發展未來有什么預測或者一些自己的想法看法?


      任朝輝:這個行業大家都這么說,就是說負極發展方向將來是在硅碳,正極的發展方向是高鎳,811以及NCA,之所以我們在這個行業里切入進來,也是引進日本的成熟技術,NCA的成熟技術和硅碳負極這一塊,日本的研究也好或者量產也好比我們國內還是要走得早一步、要領先,所以我們把它這個東西引進來然后介紹給咱們中國的材料生產廠家。


      記者:日本這個技術相對于國內現在一些技術來說,它的優點在哪兒?


      任朝輝:比如說NCA這塊我認為它就是現在已經量產,日本有幾家工廠已經實現量產了,并且它也給特斯拉配套,硅碳負極這塊有的是碳包覆硅,有的是硅包覆碳,或者是氧化亞硅在包覆碳,技術路線不太一樣。日本這方面做的研究要多一些,咱們個國內還是落后一點?,F在有很多企業都在研究,但是技術路線有的也不同,我感覺日本在這塊先進在于它前期的處理,材料改性要前期粉碎,粉碎完以后對粒子的特性,它的物理性能有很大的影響,對后期處理有很大的影響。咱們有的廠家或者技術路線只是注重于后期的,如我粉碎到幾個微米或者說一百個納米我怎么去包覆,但是不考慮前期的粉碎,其實前期的粉碎很多也就決定了后期的包覆和改性的處理。日本研究的比較細,這是它的一個特點。另外就是很多硅碳負極上,在粒子遷入和出來的時候有膨脹,就是安全這塊的性能,日本做的也比較好。


      記者:針對硅碳有一個日本企業可以通過他們的設備把這個打碎到一定級別,可以讓硅碳膨脹抑制,還有說往里加添加劑也可以抑制硅碳膨脹。


      任朝輝:太仔細的技術方面我不太懂,因為我們有專門的技術人員,我們公司也有總工程師也有技術人員,所以我來講更多是把控公司大的方向,然后怎么樣跟日本公司合作,把人家哪些技術拿進來,采取什么樣的合作,是買斷還是說合資合作,所以說您問的這個問題更專業。


      記者:您這次參展帶來了什么產品?


      任朝輝:粉碎這塊我們用的是扁平式氣流磨,這個可以粉碎到微米級別,最細D50在兩個微米左右,這個廣泛用于負極和正極材料的粉碎,另外一個叫NMC系列分級機,這個可以精準的分級到五微米,它是靠氣流的切分,比如粉碎完以后一個粒子肯定是正態分布,有粗有細,為了讓它填充的均勻,我們需要把細的不要,粗的也不要,兩邊切,切完以后中間剩的粒子很均勻,這就需要分級機。另外我重點介紹改性設備,混合造粒和球形化設備,這是我們引進日本的,或者說在行業內認為比較拳頭的產品,我們公司比較有優勢的產品,并且也在市場上得到客戶的認可的產品。


      記者:球形化和混合造粒機在材料領域它是一個怎么樣應用的市場?


      任朝輝:天然石墨也好,人造石墨也好,石墨大家都知道是鱗片狀,鱗片狀的話通過球形化把它做成類似于球狀,把它邊邊角角都磨掉類似于球狀,三元材料和碳酸鋰混在一起也做成球形,因為大家都知道在同樣的體積內填充東西填充的球形肯定量最大,另外它進入窯爐也比較好煅燒,最終的目的還是提高密度。


      記者:您的設備更多的是用在電池材料企業?


      任朝輝:主要還是電池材料企業。


      記者:這兩天采訪了一些粉碎設備的廠家,它有磨式的,也有您說的氣流式的,也有漿料的濕法的,您分析一下這三種研磨方式的優劣之處。


      任朝輝:機械磨成本比較低,產量比較大,但是它致命的缺點就是用什么樣的介質去研磨。鋰電行業最忌諱金屬,所以就不得不用陶瓷來代替,這是它的一個缺點,會有損耗,就是研磨介質的損耗會進到生產線當中,那是機械磨。氣流磨來講就是比如我們的扁平式氣流磨,它不會有雜質,因為它是靠壓縮空氣把物體本身拋起來,靠物體本身自身的對撞粉碎,在一個腔里面壓縮空氣,這樣的話它的最大優點就是潔凈,不會給你的生產線和材料帶來任何異物,當然它的缺點是產量,如果單體設備的話產量相當于機械磨來講,單體設備產量會比較低,然后壓縮空氣和耗電成本比較高。濕法的優點是做的比較細,我們扁平式氣流磨只能做到兩個微米左右,我們看到的砂磨機做到納米級的,比如硅碳負極首先要做到納米級。做到納米級的話可能就得用濕法研磨,這是它的優點是可以做得比較細,但是它必須得有干燥,濕法完了得有干燥,干燥就是一個成本。


      記者:濕法靠水來磨?


      任朝輝:對。水也是加其他的東西,加研磨的珠,比如氧化鋯的微珠。


      者:您對這次展會感受怎么樣?


      任朝輝:我們是第一次參加展會,原來我們做設備在電池行業不夠深入。日本企業比較保守,我們和日本的合作伙伴做電池材料行業可以說是兩年多,2016年剛剛介入到這個行業,2016、2017年在這個行業越介入越深,并且我們發現這個行業現在對中國來講更是一個蓬勃發展的好機會,所以經過我們的合作和不斷勸說日本的合作伙伴,他們才同意把更多更先進的日本技術拿過來,這樣才有了我們這個平臺,和日本合作伙伴有了引進日本技術在中國制造的機會,也是我們成立這個公司的宗旨,就是引進日本技術中國制造,這樣又有先進的技術又有競爭力的價格。所以經過過去兩年在電池行業的發展,我們今年是第一次參展,我們感覺展會是非常大也非常全,整個電池行業無論從材料,還是隔膜,還是到包裝甚至檢測都很全,我們覺得參加這個展會是很有必要的,也可以說是來對了。我們這次是三個展位,我們希望下次展位再大一些或者說裝修各方面再多投入一些成本。我們感覺在這個展會上也見到了很多的老客戶,也有很多新客戶,很多人對我們展出的日本技術也很感興趣。我們覺得這個展會是一個很好的平臺,給企業和客戶之間搭了一個很好的平臺,我感覺非常好!



    CI2A2086 di.jpg

    圖為日加粉體參展CIBF2018

    稿件來源: 電池中國網
    相關閱讀:
    發布
    驗證碼: